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
文学天地 首页 - 文化生活 - 文学天地
过会
作者: | 浏览次数:

“过会”是我的家乡户县的乡俗,祖辈传下来的风俗,从何时开始已经无从考证了。在我们关中地区,每年农历七月,也有六月的,周至、户县、长安等县,每年夏收夏种忙罢,亲戚朋友就开始互相走动了,主人置办酒菜招呼亲戚朋友,说一说今年的收成,下半年的计划,谝一谝家长里短,也是看女的、回娘家的、说媒的好时机。

这里得着重说一下我们户县美食“臊子面”。关中产小麦,面食种类丰富,就面条而言有手擀面、扯面、摆汤面等,这些咱以后有机会再说,但凡是婚丧嫁娶,盖房上梁,过年过会这些重要日子,必离不开这道臊子面用好面粉加盐碱和面,醒好后反复压制成面胚,最后压制成韭叶宽的面条此面条下锅后汤不混,入口筋道,白生生的面条捞在碗里,浇上自制的大肉臊子和黄花、黑木耳、白嫩的豆腐一块熬制的臊子汤,撒上绿生生的葱花、韭菜,最后少不了红嘡蹚的油泼辣子,一碗地道的臊子面就做成了。看着令人眼馋,吃到嘴里更是回味无穷,这也就是家乡的味道了吧

过会时,亲戚朋友带上礼品,早些年多是挂面、点心、白糖之类而今条件好了,有烟有酒、一桶油、一袋米等等。以前是骑着自行车,也有步行的,现今小汽车也不少,也有跟会做生意的小商小贩,多是卖儿童玩具水果吃食的,棉花糖、氢气球、套圈等,现在有了旋转木马,轨道火车这些游乐设施,吸引着小娃们不肯离去看着很是热闹。吃过酒菜,拉过家常,年轻人趁着人都在家找朋友找同学去了,那些有事的该回就回了,留下老人在自己女儿家住个一两天,出嫁的女子在娘家住个一晚的。

听老人讲,以前大堡子(村子)过会总是要唱几天大戏的,多是本村村民有的多捐有的少捐,再有出力的,演上几天秦腔戏,就有女子早早接了娘家爸妈婆和爷来看戏,很是热闹。所演剧目有劝人行善的、有讲求孝道的、有宣扬忠孝仁义的有英雄好汉有奸佞小人有贞节烈女,生旦净末丑轮番登场。台上锣鼓点儿时而激昂,时而哀怨,台底下坐了大人小孩,英雄落难观众跟着揪心,一家团圆大家是皆大欢喜。棒打鸳鸯有人跟着落泪,正义伸张让人抖擞精神千年的光阴在戏台上也不过是一袋烟的功夫,虽然有的人也许一辈子没出过州没走过县,有的也没上过学,他们平凡的像一块地里的土疙瘩,河边的野芦苇绿了又黄了直至在这片土地上消失,啥也没留下好像不曾来过这个世界。我想坐在台下的他们跟着戏里的关公过五关斩六将,跟着戏里的王宝钏在寒窑受苦受难,看的是戏,也许成就的是自己的心事在这些老戏中秦风秦韵被一代代相传,秦人秦地一辈辈延续着耿直、粗犷、善良的天性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,现在社会发展了年轻人都不看秦腔了,歌舞逐渐取代了秦腔戏,到我们的孩子更是网络的时代了

我有好些年都没有在家过会了,前两年回去过了一次感觉没有啥意思了。也许会并没有多大变化,变化的是自己的心态,其实其它节日的感觉是一样的,就把那些美好的记忆留在心底吧马顶立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 离婚风波